<ruby id="65060"><li id="65060"></li></ruby>

    1. <span id="65060"></span>
      1. <track id="65060"></track><track id="65060"></track>

      2. welcome!歡迎進入蘭州大學萃英學院

        0931-8913399

        NEWS  CONTENT

        通知公告

        學生動態
        通知公告
        當前位置: 本站首頁 > 學生事務 > 通知公告 > 正文

        【治學大家談】陳醇同學:研討課上老師教我的人文學科英文學術著作閱讀法

        發布人:陳醇瀏覽量: 發布時間:2020-03-05

         

         

                每天讀完母校主頁上“治學大家談”的文章,總有想寫幾句的沖動,但又有些無從下筆,因為自己剛剛完成了碩士研究生階段的學習,充其量只是初窺學術門徑而已。目前正值全民戰疫的特殊時期,母校的學弟學妹們應該處于在家自學的狀態,很有可能在閱讀學術著作,尤其是英文學術著作方面有一定的困難,思量再三,何不在這方面做些分享。我想簡單介紹我在新加坡國立大學就讀研究型碩士期間在幾門研討課(seminar)上學習到的讀書法。

        國外研究生研討課的閱讀要求、討論密度、作業難度(多為口頭和書面報告)是遠超普通課程的,甚至可能高出普通課程的三到五倍,當然收益也更大。我在碩士期間接觸的第一門研討課是“歷史學:檔案與方法”。這門課程是歷史系的博士必修課,但我作為中國研究專業(Chinese Studies)的碩士生只有一次選修外系課程的機會,而導師在第一學期就為我推薦了這門課程,希望我能在嚴格的學術訓練中“存活”。教授在第一節課中告知了我們閱讀書單和課程要求,每周有詳細研討的著作(一本)以及參考閱讀的書目(兩至三本),并由一位同學引導討論。這些著作多是近五年內頂級學術出版社出版的青年學者區域史著作,且多為大家都不甚熟悉的區域如中東、南亞等。當時我的英文水準雖然能通過標準化考試,但是真正在學術場合操演還是有很大的困難,尤其是閱讀的書目與我自身的課題差別很大。出乎意料的是,教授在知曉了我的學術背景之后,不僅沒有勸我退課,還用他自己在加大伯克利歷史系求學的親身經歷鼓勵我。我只能花費大量的時間字字句句地啃。為了能夠更好地參與討論,課前我還會略覽一下此書的書評。這段生吞活剝的閱讀經驗雖然痛苦,但是非常有效地提升了我的學術英語能力。貫穿這門課程的一個核心問題是“什么是一本好的歷史著作”,雖然到了結課我們也并未得出統一的答案,但是閱讀的過程正是我們形成自己的學術判斷力的過程。相較于學術經典而言,優秀青年學者的新著也正是我們碩博士論文寫作可以企及的參考。

        另一門使我深受啟發的研討課是導師開設的“西方漢學”。當時老師剛剛結束為期一年的學術休假,又開放了權限允許授課型研究生修讀,所以選課人數接近二十人,可以說是非常大型的研討課了。第一次課上,老師讓我們簡要闡述了自身的研究課題,并將我們劃分成七個不同的課題單元,擬定了書單。書目同樣也以優秀青年學者的新著為主,一周需要閱讀三部著作的導論部分。由于人文學科英文學術著作的寫作慣例,導言部分通常會對該課題的學術脈絡進行梳理,論證自身的研究問題的合法性,闡釋此書的學術貢獻,而這一部分基本決定了此書的格局與架構,所以對其進行精讀和批判非??简灤蠹业牡滋N和思維能力。老師會在之后的課上進行拓展和延伸,告訴大家應該先看全書的目錄和首尾,找到研究問題以及預期的學術貢獻,每章反復操作,最后評判完成度。經過一個學期的反復操練之后,大家幾乎都能熟練地抓住要害甚至能夠“挑刺”了。老師總和我們強調某一議題的合法性并不建立在它前無古人,而是建立在與前輩學者、前人研究對話的過程中。換言之,某一議題無人涉足并不代表它就有研究價值。另外,由于這門課程的書單完全是根據選課同學自身的課題而定,所以每年的差異都很大,老師也需要和我們一起閱讀最新的研究著作,這也讓我看到了一位人文學者永不停歇的腳步。

        在碩士的第三學期,我修讀了本系的碩博必修課“論文研討課”,這門課程中交代了學術論文寫作的諸多方面,不能一一道盡,此處我想和大家分享其中一次作業的內容。教授要求我們圍繞自己的研究議題開列核心參考書單,其中需要包含三篇博士學位論文,兩本學術期刊以及兩部學術著作,選擇的標準需要兼顧重要性與相關性,并且需要分別闡述理由。這次作業看似并不復雜,但是卻花費了我很多的時間和精力做出選擇。在做判斷的過程中我覺悟出教授的用心,選擇博士論文的過程其實是在了解該研究的前沿為何,確定期刊尤其是概覽目錄的過程完成的是對學術史的梳理,明確重要著作的過程其實考察的是對學術經典的閱讀,這幾者的串聯和交錯其實還帶出了對學術典范轉移(Paradigm shift)認定。這一開列書單的方法,成為了我此后思考新議題,進入新領域的一根拐杖。

        希望以上的閱讀法能給大家一些小小的啟發,當然方法之外更為重要的是投入時間和精力。不過我相信我們蘭大人從不缺乏踏實勤學的態度,以及在各種環境中堅持學習的能力,這也是母校帶給我的精神能量。

        (作者簡介:陳醇,蘭州大學萃英學院2017屆人文萃英班畢業生,新加坡國立大學中國研究專業碩士。)

        上一篇:【學生學術論壇】關于征集“青春 創新 奮進”萃英學院第四屆學生學術論壇展示項目的通知

        版權所有:蘭州大學萃英學院     郵編:730000

        亚洲精品无码专区久久久
        <ruby id="65060"><li id="65060"></li></ruby>

        1. <span id="65060"></span>
          1. <track id="65060"></track><track id="65060"></track>